裸泳开始:为什么不是县级平台,而是省级平台控股子公司?

时间:2018-06-14 21:27 点击:

【轻松访问】www.easyfang.com本文原始标题为:裸泳开始:为什么不是县级平台,而是省级平台控股子公司?---来源是:信贷白话

//本文由热心网友[想一个人的滋味] 投稿。


政信金融专题研修

来源 | Jack看租赁

作者 | 王里长 系租赁、保理公司一线业务人员。

陆家嘴金租局局座有段话,我很喜欢“大风大浪,大水大鱼。愿潮水退去时,月光下的沙滩,我们仍然肩并肩、背靠背,你柔情似水,我目光如炬。关键是,我们都没有裸泳。”只是,当下的中国,现实的戏剧性远远超过标题党本身。

前几天我尝试写了一篇投稿 | 潮水退去,裸泳的绝不仅仅是“网红”,未曾想6月12日某地省级平台旗下控股子公司不幸躺枪,再次证明暴风雨来的时候,“去杠杆的背锅侠绝对不会仅仅是民企”。今天就谈谈下一阶段可能会“裸泳”的少数国企及应对措施。

一、为什么会是省级平台?

可能不少朋友会纳闷,目前的潮水才刚退,为什么我们经常质疑的县级平台,甚至有些全国知名的“网红”县级平台还没开始裸泳,怎么省级平台就开始裸奔了。个人认为存在以下原因:

1、县级网红平台前几年无拘无束搞了大量融资,大力开展基础设施建设,同时获得了大量的土地储备,当前县级房地产开发正处于高潮时期,县级平台暂时不至于出现掉裤子的问题。而相反,多数省级平台因受国资委管理制约,融资以及担保等活动无法像县级平台那样自由自在,本身腾挪空间就不大,少数平台目前资金并不宽裕多少。在战场上,弹药就是生命。

2、不少县里面,金融办、财政局、平台公司有着一批行业经验丰富的融资精英,地方债、银行贷款、信托、融资租赁、商业保理、美元债等等十八般武器顺手拈来。而省级平台融资人员以前躺着等着甚至仅仅依靠银行贷款就可以了,融资团队对融资宏观形势不敏感,觉得再怎么变化,咱这是省级平台,不怕;对融资微观业务不熟悉,甚至到现在了还有人连IRR都不知道怎么回事,太平日子过久了,久不习兵,一遇到紧急状态,仓促迎战,必然阵脚大乱。战场上,老兵要比新兵更可能存活时间长。

3、县级平台权力集中,效率高。县级平台资金紧张时,可以财政局长甚至副县长亲自带队出门找钱,省级平台很难看到相关厅长甚至更高级别领导带队找钱。确定融资方案时,领导可能召集医院、自来水公司、金融办、财政局、住建局甚至民营房地产公司坐到一起开会配合融资,需要啥样的资产,医院医疗设备行不行?自来水管网行不行?再不行,我这民营企业名下还有一块地,你看咋样合适?成本嘛,八可以,九也可以,十以上?这个虽然有点高,这样吧,找个施工方让他分担点,我再给他转出来。需要走啥流程,出啥手续,真着急的话,涉及单位全都来开会,现场办公解决问题。而省级平台呢,一方面融资成本有考核,不能超过年化八;集团担保?不行,国资委出台规定,省管企业对子公司担保,不能超过资产一定比例啊。具体流程,方案得上公司办公会、董事长办公会、党委会之类,这些会议也不是随便开的,而且省级平台领导出差的概率远大于县级平台领导。因此,快速去杠杆的形势下,省级平台的应对效率并不如县级平台。战场上,执行效率高的队伍更容易打胜仗。

二、为什么会是省级平台控股子公司?

上面分析了少数省级平台为什么会比县级平台更容易先裸奔的原因,下面分析一下为什么会是控股子公司先裸奔:

1、近两年部分地区要求省级平台减少对子公司的融资行为进行担保,甚至划出红线,不能超过一定的比例。因此,全资子公司,会在体系内优先得到接济,而控股子公司,由于仅仅是小比例控股,甚至是参股,得不到集团的帮助,纵然集团层面有心想帮助,也得考虑这控股子公司里面还有民营成分啊,我要是给他们直接借款,有输送利益的嫌疑啊,担保的话,是不是还得协调民营股东给我提供反担保啊。这样,一旦形势紧张,控股子公司就尴尬了。

2、控股子公司在经济形势好的情况下,可以背靠着省级平台,获得些融资性便利,拿些好地块,做些好项目,小日子优哉游哉,一旦暴风雨来了,这条船上只能一部分进船舱避雨,其他的都得站在甲板上淋雨裸奔,谁会进船舱?肯定先是省级平台,然后再是全资子公司。真要是船进水厉害,一合计,控股子公司,麻烦您先下船扶着船舷裸泳吧。

总之,如果少数省级平台日子紧巴要裸奔的话,控股子公司先淋雨、裸奔的可能性更大。

三、如何应对去杠杆过程中少数国企“裸泳”问题

1、正视少数国企裸奔问题,去杠杆之下,少数“国企”裸奔并不偶然,深层次原因就是未能领会去杠杆宏观政策,再加上融资应对能力差,导致本可以不裸奔的,迷迷糊糊被动裸奔。少数国企裸泳,尽管是控股子公司,会非常影响相关国企的信用评级、借款融资,甚至影响金融机构对该地区的整体信用评价,我们经常喊口号“提升金融运作水平、防范区域金融风险”,裸奔的控股子公司会不会引发区域风险呢?鉴于此,部分国企需要提高认识,提前对集团内短期、中期甚至长期融资状况做出规划、预案,不打无准备之仗,要把自身作为去杠杆攻坚战一分子来看待,以身作则,把防范区域金融风险做到实处。

2、去杠杆最悲哀的就是,真正的高杠杆企业没倒下,真正杠杆不高的企业先躺枪,一是比较容易引起社会对去杠杆的正确认识产生动摇,“宽松去杠杆”论调大行其道,进而影响相关决策。二是继续产生道德风险,鼓励违规违纪,“做坏事的没有付出代价”,老实蛋先躺枪,也没有达到去杠杆的真正目的。

一叶落而天下知秋。

推荐阅读

上一篇:美联储年内第二次加息落地 对中国“股债汇”有何影响?
下一篇:中软银集团收购新华长城投资基金公司
裸泳开始:为什么不是县级平台,而是省级平台控股子公司?,本文是由【轻松访问】手机版转载整理!

Copyright © 2012-2017 【轻松访问】 版权所有